栋木

自娱自乐,聊天欢迎
打牌+踢球
无质量低产摸鱼

【暗表】Candy Night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呜呜呜呜淑子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棒了吧我哭死呜呜呜好甜啊啊啊......

Shuko:

赶在万圣节末班车发个小甜饼
虽然也不是很甜就是了
很短很短!很ooc!!
希望能成为万圣糖果就是了www





Candy Night


“然后呢,什么来着……据说幽灵……”

“等一下、貘良!打住!总感觉气氛都变得寒冷了起来……”

深秋的阳光依然灿烂无比。少年放下手中的饭盒靠在铁丝网上,午休的天台上随处可见他们这样的组合,少女望着一旁瑟瑟发抖的人笑出了声。

“现在可是十月底啊?会冷是当然的吧。再说,是城之内自己胆子太小了吧?”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会讲起幽灵的话题吧?不管怎么看在午休的时候说这个都太不正常了好吗?”

“因为今天是万圣节嘛。而且我的卡组是灵异风格,所以对这类的话题还挺感兴趣的。”

武藤游戏咬下半个荷包蛋。将身边好友们的动态尽收眼底。

“那游戏君呢?对幽灵怎么看?”

“欸、我吗?”

完全没有料到话题会被抛向自己,他松开手中的不锈钢筷,望着露出期待表情的银发少年。

幽灵啊……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我觉得貘良君讲的故事挺有趣的呢。”

“是吧!游戏君也这么觉得!”

街上已经萦绕着万圣节的气息,许多孩子们似乎已经蠢蠢欲动,超市纷纷挂出了糖果打折的招牌。

武藤游戏咽下最后一口醋昆布,盖上了便当盒。

“说到万圣节,是孩子们会变装结伴上街一家一家要糖的日子吧?记得我小的时候,也有和游戏一起参加过那样的活动。”

“是吗游戏?你和杏子有这样的过去啊?”

被城之内调侃的游戏有些小小的不好意思,那时候的自己胆小又懦弱,只每天默默躲在杏子的背后。但是身为青梅竹马的她无比清楚,这个少年的心中也有着自己的梦想。


身高还不及自己的他跟在自己身旁,拉了拉自己的裙角。

“杏、杏子……真的要去吗……”

“难得你都打扮成了这样,好了啦,我们都试过了,快去吧!”

站在邻居家的门前,少年终于怯生生地抬起了手。

“有……有人在吗……”

“不是这么说的啦!真是的,我再给你示范一下……”


记忆一下子飘到了童年的时候。对比起来,杏子不禁感叹一个人成长的空间,能让一个懦弱的少年通过自己的双手变成受人尊敬的决斗王。不知不觉中总是躲在自己背后哭泣的那个胆小鬼也独当一面了。

“杏子,你的表情很可疑喔?”

“啊哈哈,什么都没有。”

她笑着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说到万圣夜的话,我还听过一个传闻喔。死者的灵魂总是会对现世之物充满留恋,如果在万圣节的晚上,不在床头准备糖果的话……”

“啊啊、我吃饱了!午休快结束了,走了走了!”

城之内吞下还剩四分之一的米饭,连饭盒也没来得及拿走就匆匆离开了天台。众人似乎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杏子和本田笑着帮他收拾好掉落的东西,也跟着站起了身。

“真是的,城之内那家伙太胆小了啦……”

“你们也快点跟上来喔。喂、城之内——”

武藤游戏应声站起,刚准备抬脚的瞬间却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游戏君。”

“怎么了吗,貘良君?”

“刚才说到幽灵的时候,游戏君想到那个人了吧?法老王的事情。”

他回过头,阳光下他看不清貘良的表情。

“法老……另一个我……”

被戳破心事的决斗王稍稍有些难看,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瞒不过貘良君呢。嗯,那家伙确实也曾经是个幽灵啊。”

“果然呢,游戏君还忘不了他的事吧?”

怎么会忘呢。武藤游戏盯着貘良空荡荡的胸前——那里曾和自己一样挂着千年神器。两个人共同作为黑暗人格的“容器”,偶尔会有说不上的某种默契。他又怎么会忘记呢?是自己亲手葬送了那个人,让他徘徊在现世的亡灵得以安息。而自己也因此下定决心前往更好的未来。

“貘良君,偶尔也会想起另一个貘良君吗?”

“当然啦。虽然那家伙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但好歹我们曾经住在同一个身体里嘛。”

“同一个……身体里吗。”

望向自己的胸口,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被黑色背心罩着的那颗心脏依然在跳动。

“说起来,游戏君,要不要去试试看?糖果的话,今天很多商店都在打折哦。”

他指着楼下街道上的某家杂货店,那里已经聚集起了孩子们的身影。游戏顺着他的手指望去,露出疑惑的神情。

“都怪城之内君,刚刚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是那个传说,如果万圣夜在床头放上糖果的话……”

貘良的话环绕在他的耳边,仿佛诱惑般的咒语。


“结果还是买了啊……”

望着自己鼓起一块的背包,游戏露出苦笑。窗外的街道上吵闹十分,孩子们纷纷结伴挨家挨户的敲门,自己家当然也没有幸免,他不止一次听到了武藤双六开门时的抱怨声。

当然,爷爷也给自己准备了万圣的糖果。即使自己今年就将高校毕业,或许在长辈眼里看来,他永远还是个小孩子吧。想了想,他尝了一颗双六给的水果糖。

很甜。

传说任何物品都能寄托人的心意。他收起剩下的糖,将包中那个漂亮的玻璃罐拿了出来。

透明的星型罐子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金平糖,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折射出美丽的光芒——宛如那个晚上的星空,在他眼底闪闪发光。

他又想起那个清晨,那场战斗之仪,自己解开黄金柜封印的瞬间,欧西里斯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场地上的瞬间,那人竖着拇指踏进冥界大门的瞬间——他当然不会忘记这些瞬间,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的使命。

正如千年神器完成任务消失了一般,自己也应该向光的更前方前进了。

……虽说如此,武藤游戏只不过是一个高中三年级的少年而已。

“偶尔有些私心也无所谓吧。不过、是说我都多大了啊,这种传闻……”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晚安。”


决斗王不出意外的失眠了。即使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或许是因为外面太吵,也或许是因为他还惦记着桌上的某个东西。

自己日夜相伴的卡组正安置在罐子旁边那个金色的盒子里,过了这么久,他依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或许是因为这是他和那个人仅剩唯一可以联系在一起的东西了。

武藤游戏翻了个身,他突然想起以前这种时候,那个人总是会出现,坐在自己的身侧,或者是让自己进入心之房间,用那双与自己相仿的紫色瞳孔望着自己——没有平时的那种凌厉,他的眼神中透着一股似水的柔情。那人低沉而又温柔的声音也随即响起:

“睡不着吗?”

恍惚间他好像又听到了那阵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地应了答,他侧过身,看到床角坐着什么人的影子。

那个影子朝他接近了,措手不及间,已经双手撑在了他的身前。那个人的声音环绕在耳边,深深的,深深的。眼角聚集起的晶莹顺着脸颊悄声滑落,一瞬间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真是的,明明我都已经准备好糖果了,太狡猾了啊。

“伙伴。”黑暗中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Trick or……Treat?”


-Fin

评论

热度(36)

  1. 栋木Shuko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呜呜呜呜淑子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棒了吧我哭死呜呜呜好甜啊啊啊......